第23回 酒筵供盜狀生死無辭 燈前焚捕批古今罕見

    

   詩曰:

    勇士不乞憐,俠士不乘危。相逢重義氣,生死等一麾。

    虞卿棄相印,患難相追隨。肯作輕薄兒,翻覆須臾時。

  豪杰之士,一死鴻毛,自作自受,豈肯害人?這也是他江湖伎倆。但在我手中,不能為他出九死于一生,以他的死,為我的功,這又是俠夫不為的事。卻說叔寶出府門,收拾杖瘡,只見個老者,叫:“秦旗牌!”叔寶抬頭:“呀,張社長!”社長道:“秦旗牌受此無妄之災,小兒在府前新開酒肆,老夫人替旗牌暖一壺釋悶。”這是叔寶平昔施恩于人,故老者如此殷勤。叔寶道:“長者賜,少者不敢辭。”將叔寶邀進店來,竟往后走,卻不是賣酒興人吃的去處,內室書房。家下取了小菜,外面拿肴撰,暖一壺酒來,斟了一杯酒與叔寶。叔寶接酒,眼中落淚。張社長將好言勸慰:“秦旗牌不要悲傷,拿住響馬,自有升賞之日;若是飲食傷感,易成疾病。”叔寶道:“太公,秦瓊頑劣,也不為本官比較打這幾板,疼痛難禁,眼中落淚。”社長道:“為什么?”叔寶道:“昔年公干河東,有個好友單雄信贈金數百兩回鄉,教我不要在公門當差,求榮不在朱門下。此言常記在心,只為功名心急,思量在來總管門下,一刀一槍,博個一官半職。不料被州官諸將下來,今日卻將父母遺體,遭官刑戮辱,羞見故人,是以眼中落淚。”

    清淚落淫淫,含悲氣不禁。無端遭戮辱,俯首愧知心。

  卻不知雄信不遠千里而來,已到齊州,來與他母親拜壽,止有一程之隔。叔寶與社長正飲酒敘話之間,酒店外面喧將進來,問張公:“酒店里秦爺可在里面?”酒保認得樊老爺,應道:“秦爺在里面。”引將進來,卻是樊虎。張社長接住道:“請坐。”叔寶道:“賢弟來得好,張社長高情,你也飲一杯。”樊虎道:“秦大哥,不是飲酒的事。”叔寶道:“有什么緊要的說話?”樊虎與叔寶附耳低言:“小弟方才西門朋友邀去吃酒,人都講翻了,賈潤甫家中到了十五騎大馬,都是異言異服,有面生可疑之人,怕有陳達、牛金在內。”叔寶聞言大喜道:“社長也不瞞你,樊建威在西門來,賈柳店中到些異樣的人,怕有劫奪皇扛的二寇在內;我卻不敢進酒了。”張社長道:“老夫這酒是無益之酒,不過是與足下解悶。既有佳音,二位速去,擒了二寇,老夫當來賀喜。”

  叔寶與建威辭了張社長,離了店門,往西門來。那西門人都擠滿了,吊橋上甕城內,都是那街坊上沒事的閑漢,也搭著些衙門中當差的,卻不是捕盜行頭的人;見賈潤甫家中到些異樣人,都是猜疑。有認得秦瓊與樊虎的說:“列位,有這兩個人來,只怕其中真有緣故了。”卻與叔寶舉手道:“秦旗牌,賈家那話兒,倘有什么風聲,傳個號頭出來,我們領壯丁百姓,幫助秦旗牌下手。”叔寶舉手答言:“多謝列位,看衙門面上,不要散了,幫助幫助。”下吊橋到賈潤甫門首,都關了門,吊闥板都放將下來,招牌都收進去。叔寶用手一推,門還不曾拴,回頭對樊虎道:“樊建威,我兩個不要一齊進去。”樊虎道:“怎么說?”叔寶道:“一齊進去,就撞住了,沒有救手。我們雖說當不過日逐比并,未必就死;他這班人,卻是亡命之徒,常言道,雙拳不敵四手。你在外面,我先進去。倘有風聲,我口里打一個哨子,你就招呼吊橋和城門口那些人,攔住兩頭街道,把巷口柵欄柵住,幫扶我兩個動手。”樊虎道:“小弟曉得。”叔寶捱二門三門進來。三門里面,卻是一座大開井,那天井里的人,又擠滿了。卻是什么人?眾朋友吃下馬飯已久,安席飲酒,又有鼓手吹打,近筵前都是跟隨眾豪杰的手下,下面都是兩邊住的鄰居的小人,看見這班齊整人,安席飲酒,就擠了許多。

  此時叔寶怕冒冒失失的進去,驚走了席上的響馬;又且賈潤甫是認得的,怕先被他見了,就不好做事;只得矮著身體,混在人叢中,向上窺探。都是一干熊腰虎體的好漢,高巾盛眼之人;止得一兩個人,是小帽兒。待要看他面龐,安酒時,都向著上作揖打躬,又有一干從人圍繞,急切看不出辨他是何等人。要聽他那方言語時,鼓手又吹得響,不聽見。直至點上了燈,影影里望將去,一個立出在眾人前些的,好似單雄信。叔寶想一想:“此人好似單雄信,他若來訪我,一定先到我家,怎在此間?”正躊躇要看個的實,卻好席已安完,鼓手扎住吹打。主人叫:“單員外請坐罷。”雄信道:“僭越諸公。”巧又是王伯當向外與人說話,又為叔寶見了。叔寶心中說道:“不消說起,是伯當約他來與我母親拜壽了,早是不被他看見。”轉身往外就走。走到門外,樊虎已自把許多人都叫在門口,迎著叔寶問道:“秦大哥怎么樣了?”叔寶把樊虎一啐:“你人也認不得,只管輕事重報!卻是潞州單二哥,你前日在他莊上相會,送你潞州盤費的,你剛才到府前,還是對我講,若是那些小人知道,來這門首吵吵鬧鬧,卻怎么了?”樊虎道:“小弟不曾相見,不知是單二哥。聽人言語,故此來請。這等,回去罷。”人擠得多了,樊虎就走開了。叔寶卻恐里面朋友曉得沒趣,分散外邊這些人道:“列位都散了罷,沒相干,不是歹人。潞州有名的單員外,同些相知的朋友,到這廂來,明日與家母做生日的。”人多得緊,一起問了,又是一起來問。

  卻說雄信坐于首席。他卻領了幾個尷尬的朋友在內,未免留心,叫:“賈潤甫,適才安席的時候,許多人在階下,我看見一個大漢,躲躲藏藏,在那些人背后,看了我們一回,往外便走,這邊人也紛紛的隨他出去了。你去看看是什么人?”賈潤甫因雄信之言,急出門觀看,只見還有在那廂間問的,攔住叔寶不得走,已被潤甫見了,忙道:“秦大哥,單二哥為令堂稱壽,不遠千里而來,一到舍下就叫小弟來請兄。小弟知兄今日府中有公干,不敢來混亂,怎么來了,反要縮將轉去?單二哥看見了,怎好回去?”叔寶卻不好講樊建威那些話,將機就計,說:“賢弟你曉得,我今日進府比較,偶然聽得雄信到此,惟恐不的,親自來看看,果然是他。我穿比較的衣服在此,不好相見。當年在潞州少飯錢賣馬。今日在家中又是這等樣一個形狀,羞見故人,回家去換了衣服,就來見他。”賈潤甫道:“路途又遠,家去更衣不便。小弟適才成衣店內做的兩件新衣,明日到貴府與令堂拜壽壯觀的;賤軀與貴軀差不多長。”叫手下打后門去,把方才取回的兩件新衣服,拿來與秦老爺穿,那些眾人都散了。

  叔寶換了衣服,同賈潤甫笑將進來。賈潤甫補前頭的誑話叫道:“單二哥,小弟著人把秦大哥請來了。”都歡呼下去,鋪拜氈。叔寶先拜謝昔年周全性命之恩,伯當、嗣昌這一班故友,都是對拜八拜;不曾相會的,因親而及親,道達名字,都拜過了。賈潤有舉鐘著,定叔寶的坐席。義桑村是十三個人來,連賈潤甫賓主十五個,倒擺下八桌酒,兩人一席,雄信獨坐首席。主人的意思取便:“秦大哥就與單員外同坐了罷。”叔寶道:“君子愛人以德,不可徇情廢禮。單二哥敝地來,賈兄吞有一拜,小弟今日也叨為半主,只好僭主人一坐;諸兄內讓一位,上去與單二哥同席為是。”雄信道:“叔寶,我們適才定席時,相宜者同坐,若敘上一位,席席都要舉動。莫若權從主人之情,倒與小弟同坐,就敘敘間闊之情。”叔寶卻只管推辭,又恐負雄信敘舊之意,公然坐下,有許多遠路貴客在內,卻也有一段才思。叫賈潤甫命手下人:“把單二哥的尊席前這些高照果頂,連桌圍都攝去了。我們相厚朋友,不以虛禮為尚,拿一張機坐兒,放在單二哥的席前,我與單二哥對坐,好敘說話。”眾朋友道好坐下。燈燭輝煌,群雄相坐,烈烈轟轟,飛酒往來,傳遞不絕。有一首減字唐詩道:

    美酒郁金香,盛來琥珀光。主人能醉客,何處是他鄉?

  先是賈潤甫拿著大銀杯,每席都去敬上兩杯。次后秦叔寶道:“承諸兄遠來,為著小弟,今日未及奉款,且借花獻佛,也敬一杯。”席席去敬,都是舊相與,都有說有道的。到了左手第三席,是尤俊達、程咬金。他兩個都沒有文,況夾在這干人內。王伯當、柴嗣昌、李玄邃都溫雅,有大家舉止;單雄信、尉遲兄弟、張公謹、白顯道、史大奈,雖粗卻有豪氣;童佩之、金國俊公門中人,也會修飾。獨有程咬金一片粗魯,故相待甚是薄薄的。不知程咬金自信是個舊交,尤俊達初時也聽程咬金說道是舊交,見叔寶相待冷淡,吃了幾杯酒,有了些酒意了,就說起程咬金來道:“賢弟,你一向是老成人,不意你會說誑。”咬金道:“小弟再不會說謊。”尤員外道:“前日單二哥,拿令箭知會與秦老伯母上壽,我說:‘賢弟你不去罷。”你勉強說:“秦大哥與我髫年有一拜,童稚之交。若是與你有一拜,他就曉得你會飲了,初見時恰似不相認一般。如今來敬酒,并不見敘一句寒溫,不多勸你一杯酒,是甚緣故?”咬金急得暴躁道:“兄不信,等我叫他就是。”尤俊達道:“你叫。”咬金厲聲高叫:“太平郎,你今日怎么就倨傲到這等田地!”就是春雷一般,滿座皆驚。連叔寶也不知是那一個叫,慌得站起身來:“那位仁兄錯愛秦瓊,叫我乳名?”王伯當這一班好耍的朋友鼓掌大笑道:“秦大哥的乳名原來叫做太平郎,我們都知道了。”賈潤甫替程咬金分剖道:“就是尤員外的厚友,程知節兄,呼大哥乳名。”叔寶驚訝其聲,走到咬金膝前,扯住衣服,定睛一看,問道:“賢弟,尊府住于何所?”咬金落下淚來,出席跪倒,自說乳名:“小弟就是斑鳩店的程一郎。”叔寶也跪下道:“原來是一郎賢弟。”

    垂髫嘆分袂,一別不知春。莫怪不相識,及此皆成人。

  當初叔寶咬金相與,是朝夕頑耍弟兄,怎再認不出?只因當日咬金面貌,還不曾這般丑陋,后因遇異人服了些丹藥,長得這等青面獠牙,紅發黃須。二人重拜。叔寶道:“垂髫相與,時常懷念。就是家母常常思念令堂,別久不知安否?何如今日相逢,都這等崢嶸了。”坐間朋友,一個個都點頭嗟嘆。叔寶起來,命手下將單員外席前坐機,移在咬金席旁,敘垂髫之交,更勝似雄信邂逅相逢。卻只是叔寶有些坐得不安,才與雄信對坐時,隔著酒席,端端正正接懷舉盞,坐得舒暢。如今尤員外正席,左首下首一席,是咬金坐了,叔寶卻坐在桌子橫頭,坐得不安也罷了,咬金卻又是個粗人,斟杯酒在面前,叔寶飲得遲些,咬金動手一挾一扯的,叔寶又因比較,打破了皮,也有些疼痛,眉頭略皺了一皺。咬金心中就不歡喜起來,對叔寶道:“兄還與單二哥吃酒去罷!”叔寶道:“賢弟為何?”咬金道:“兄不比當年,如今眼界寬了,人些嫌貧愛富了。似才與單二哥飲酒,何等歡暢,懷小弟吃兩杯酒,就攢眉皺起臉起來。”叔寶卻不好說腿疼,答道:“賢弟不要多心,我不是這等輕薄人的。”賈潤甫又替叔寶分辨道:“知節兄不要錯怪了秦大哥。秦兄的貴體,卻有些不方便。”咬金是個粗人,也不解不方便之言,就罷了。

  雄信卻與叔寶相厚,席上問賈潤甫:“叔寶兄身上有什么不方便處?”賈潤甫道:“一言難盡。”雄信道:“都是相厚朋友,有甚說不得的話?”賈潤甫叫手下問道:“站著些人,都是什么人?”手下回覆道:“都是跟隨眾爺的管家。”賈潤甫又向自己手下人說:“你們好沒分曉,在家不會迎賓客,出外方知少主人。這些眾管家在此,你們怎不支值茶飯?”又向管家道:“列位不要在此站列,請外邊小房中用晚飯,舍下卻自有人服事。”賈潤甫將眾人都送出三門,自己把門都掛了,方才入席。眾朋友見賈潤甫這樣個行藏動靜,都有個猜疑之意,不知何故。雄信待賈潤甫入席,才問道:“賢弟,叔寶不方便為何?請教罷!”賈潤甫道:“異見異聞之事。新君即位,起造東都宮殿,山東各州,俱要協濟銀三千兩。青州著解官解三千兩銀子上京,到長葉林地方,被兩個沒天理的朋友,取了這銀子,又殺了官。殺官劫財的事,還是平常,卻又臨陣通名,報兩個名,叫做什么陳達、牛金。系是齊州地方,青州申文東都,行齊州,州官賠補,并要緝獲這兩個賊人。秦大哥在來總管府中,明晃晃金帶前程,好不興頭。為這件事,扳扯將來,如今著落在他身上,要捕此二人。先前比較,看衙門分上,還不打,如今連秦大哥都打壞了。這九月二十四日,就限滿了。劉刺史聲口,要在他們十余人身上。賠這項銀子,不然要解到東都宇文司空處去還。不知怎么了!”

  坐間朋友,一個個吐舌驚張。事不關心,關心者亂。尤俊達在桌子下面,捏咬金的腿,知會此事。咬金卻就叫將起來道:“尤大哥,你不要捏我,就捏我也少不得要說出來。”尤員外嚇了一身冷汗,動也不敢動。叔寶問題:“賢弟說什么?”咬金斟一大杯酒道:“叔寶兄,請這一杯酒,明日與令堂拜壽之后,就有陳達、牛金兄長請功受賞。”叔寶大喜,將大杯酒一吸而干道:“賢弟,此二人在何方?”咬金道:“當初那解官錯記了名姓,就是程咬金、尤俊達,是我與尤大哥干的事。”眾人聽見此言,連叔寶的臉都黃了,離坐而立。賈潤甫將左右小門都關了,眾友都圍住了叔寶三人的桌子。雄信開言:“叔寶兄此事怎么了得?”叔寶道:“兄長不必著驚,沒有此事。程知節與我自幼之交,他渾名叫做程搶掙。才聽見賈潤甫說,我有這些心事,他說這句呆話,開我懷抱,好陪諸兄飲酒。流言止于智者,諸兄都是高人,怎么以戲言當真?”程咬金急得暴躁起來,一聲如雷道:“秦大哥,你小覷我!這是什么事,好說戲話?若說謊就是畜生了!”一邊口里嚷,一邊用手在腰囊里,摸出十兩一錠銀來,放在桌上,指著道:“這就是兗州官銀,小弟帶來做壽禮的,齊州卻有樣銀。”

  叔寶見是真事,把那錠銀子轉拿來納在自己衣袖里。許多豪杰,個個如癡,并無一言。惟雄信卻還有些膽當道:“叔寶兄,這件事在兄與尤員外、程知節三位身上,都還好處,獨叫我單雄信兩下做人難。”叔寶開口道:“怎么在兄身上轉不便?”雄信道:“當年寒舍,曾與仁兄有一拜之交,誓同生死患難,真莫逆之交。如今求足下不要難為他二人,兄畢竟也就依了;只是把兄解到京,卻有些差池,到為那一拜,斷送了兄的性命。如今要把尤俊達與程咬金交付與兄受賞,卻又是我前日邀到齊州來,與令堂拜壽的。害他性命,于心何安。卻不是兩下做人難?”叔寶道:“但憑兄長吩咐。”雄信低頭思想了一會說:“我如今在難處之時,只是告半日寬限罷。”叔寶道:“怎么半日寬限?”雄信道:“我們只當今日不知此事,眾朋友不要有辜來意,明日還到尊府,與令堂拜壽,攜來的薄禮獻上。酒是不敢領了,這等個懷抱,還吃甚酒?告辭各散。兄只說打聽,知道是他二人,領官兵團住武南莊。他兩個人,也不是呆漢子,決不肯束身受縛,或者出來也敵斗一會,那個勝負的事,我們也管不得了。這也是出于無奈,在叔寶兄可允么?”

    且袖漁人手,由他鷸蚌爭。

  叔寶道:“兄長你知自己是豪杰,卻貌視天下再無人物。”雄信道:“兄是怪我的言語了。”叔寶道:“小弟怎么敢怪兄?昔年在潞州顛沛險難,感兄活命之恩,圖報無能,不要說尤俊達、程咬金是兄請往齊州來,替我家母做生日。就是他弟兄兩個,自己來的,咬金又與我髫年之交,適才聞了此事,就慷慨說將出來,小弟卻沒有拿他二人之理。如今口說,諸兄心不自安,卻有個不語的中人,取出來與列位看一看,方才放心。”雄信道:“請教。”叔寶在招文袋內,取出應捕批來,與雄信。雄信與眾目同看,上面止有陳達、牛金兩個名字,并無他人。咬金道:“剛剛是我兩人,一些也不差,拜壽之后,同兄見刺史便了。”雄信把捕批交與叔寶。叔寶接來豁的一聲,雙手扯得粉碎。其時李玄邃與柴嗣昌兩個來奪時,早就在燈上燒了。

    自從燭焰燒批后,慷慨聲名天下聞。

  畢竟不知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頂部
pk10最牛稳赚模式4码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