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江頭

[唐] 杜甫
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
江頭宮殿鎖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
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
昭陽殿里第一人,同輦隨君侍君側。
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嚙黃金勒。
翻身向天仰射云,一箭正墜雙飛翼。
明眸皓齒今何在,血污游魂歸不得。
清渭東流劍閣深,去住彼此無消息。
人生有情淚沾臆,江水江花豈終極。
黃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忘南北。
分類標簽: 唐詩三百首
【注釋】:
少陵野老:杜甫自稱。曲江:在今西安市附近。“歸不得”:當時楊貴妃縊死馬嵬坡。

【簡析】:
本詩作于至德二年(756)春天。在這前一年詩人去靈武投奔肅宗的途中,被安祿山的叛兵俘虜帶到了長安,后來逃出。詩中所寫的就是當時在長安所見到的荒涼情景,回想起從前的盛況,悲憤之情貫穿全篇。


  唐肅宗至德元年(756)秋天,杜甫離開鄜州去投奔剛即位的唐肅宗,不巧,被安史叛軍抓獲,帶到淪陷了的長安。舊地重來,觸景傷懷,詩人的內心是十分痛苦的。第二年春天,詩人沿長安城東南的曲江行走,感慨萬千,哀慟欲絕,《哀江頭》就是當時心情的真實記錄。
  全詩分為三部分。
  前四句是第一部分,寫長安淪陷后的曲江景象。曲江原是長安有名的游覽勝地,經過開元年間疏鑿修建,亭臺樓閣參差,奇花異卉爭芳,一到春天,彩幄翠幬,匝于堤岸,鮮車健馬,比肩擊轂,真是說不盡的煙柳繁華、富貴風流。但這已經成為歷史了,往日的繁華象夢一樣過去了。現在呢,“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一個泣咽聲堵的老人,偷偷行走在曲江的角落里,這就是曲江今日的“游人”!第一句有幾層意思:行人少,一層;行人哭,二層;哭又不敢大放悲聲,只能吞聲而哭,三層。第二句既交代時間、地點,又寫出詩人情態:在春日游覽勝地不敢公然行走,卻要“潛行”,而且是在冷僻無人的角落里潛行,這是何等的不幸!重復用一個“曲”字,給人一種紆曲難伸、愁腸百結的感覺。兩句詩,寫出了曲江的蕭條和氣氛的恐怖,寫出了詩人憂思惶恐、壓抑沉痛的心理,含蘊無窮,不愧是文章圣手!
  “江頭宮殿鎖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寫詩人曲江所見。“千門”,極言宮殿之多,說明昔日的繁華。而著一“鎖”字,便把昔日的繁華與今日的蕭條冷落并擺在一起,巧妙地構成了今昔對比,看似信手拈來,卻極見匠心。“細柳新蒲”,景物是很美的。岸上是依依裊裊的柳絲,水中是抽芽返青的新蒲。“為誰綠”三字陡然一轉,以樂景反襯哀慟,一是說江山換了主人,二是說沒有游人,無限傷心,無限凄涼,大有使人肝腸寸斷的筆力。
  “憶昔霓旌下南苑”至“一笑正墜雙飛翼”是第二部分,回憶安史之亂以前春到曲江的繁華景象。這里用“憶昔”二字一轉,引出了一節極繁華熱鬧的文字。“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先總寫一筆。南苑即曲江之南的芙蓉苑。唐玄宗開元二十年(732),自大明宮筑復道夾城,直抵曲江芙蓉苑。玄宗和后妃公主經常通過夾城去曲江游賞。“苑中萬物生顏色”一句,寫出御駕游苑的豪華奢侈,明珠寶器映照得花木生輝。
  然后具體描寫唐明皇與楊貴妃游苑的情景。“同輦隨君”,事出《漢書·外戚傳》。漢成帝游于后宮,曾想與班婕妤同輦載。班婕妤拒絕說:“觀古圖畫,圣賢之君,皆有名臣在側,三代末主,乃有嬖女。今欲同輦,得無近似之乎?”漢成帝想做而沒有做的事,唐明皇做出來了;被班婕妤拒絕了的事,楊貴妃正干得自鳴得意。這就清楚地說明,唐玄宗不是“賢君”,而是“末主”。筆墨之外,有深意存焉。下面又通過寫“才人”來寫楊貴妃。“才人”是宮中的女官,她們戎裝侍衛,身騎以黃金為嚼口籠頭的白馬,射獵禽獸。侍從豪華如此,那“昭陽殿里第一人”的妃子、那擁有大唐江山的帝王該是何等景象啊!才人們仰射高空,正好射中比翼雙飛的鳥。可惜,這精湛的技藝不是去用來維護天下的太平和國家的統一,卻僅僅是為了博得楊貴妃的粲然“一笑”。這些帝王后妃們哪里想得到,這種放縱的生活,卻正是他們親手種下的禍亂根苗!
  “明眸皓齒今何在”以下八句是第三部分,寫詩人在曲江頭產生的感慨。分為兩層。第一層(“明眸皓齒今何在”至“去住彼此無消息”)直承第二部分,感嘆唐玄宗和楊貴妃的悲劇。“明眸皓齒”照應“一笑正墜雙飛翼”的“笑”字,把楊貴妃“笑”時的情態補足,生動而自然。“今何在”三字照應第一部分“細柳新蒲為誰綠”一句,把“為誰”二字說得更具體,感情極為沉痛。“血污游魂”點出了楊貴妃遭變橫死。長安失陷,身為游魂亦“歸不得”,他們自作自受,結局何等凄慘!楊貴妃埋葬在渭水之濱的馬嵬,唐玄宗卻經由劍閣深入山路崎嶇的蜀道,死生異路,彼此音容渺茫。昔日芙蓉苑里仰射比翼鳥,今日馬嵬坡前生死兩離分,詩人運用這鮮明而又巧妙的對照,指出了他們佚樂無度與大禍臨頭的因果關系,寫得驚心動魄。第二層(“人生有情淚沾臆”至“欲往城南望城北”)總括全篇,寫詩人對世事滄桑變化的感慨。前兩句是說,人是有感情的,觸景傷懷,淚灑胸襟;大自然是無情的,它不隨人世的變化而變化,花自開謝水自流,永無盡期。這是以無情反襯有情,而更見情深。最后兩句,用行為動作描寫來體現他感慨的深沉和思緒的迷惘煩亂。“黃昏胡騎塵滿城”一句,把高壓恐怖的氣氛推向頂點,使開頭的“吞聲哭”、“潛行”有了著落。黃昏來臨,為防備人民的反抗,叛軍紛紛出動,以致塵土飛揚,籠罩了整個長安城。本來就憂憤交迫的詩人,這時就更加心如火焚,他想回到長安城南的住處,卻反而走向了城北。心煩意亂竟到了不辨南北的程度,充分而形象地揭示詩人內心的巨大哀慟。
  在這首詩里,詩人流露的感情是深沉的,也是復雜的。當他表達出真誠的愛國激情的時候,也流露出對蒙難君王的傷悼之情。這是李唐盛世的挽歌,也是國勢衰微的悲歌。全篇表現的,是對國破家亡的深哀巨慟。
  “哀”字是這首詩的核心。開篇第一句“少陵野老吞聲哭”,就創造出了強烈的藝術氛圍,后面寫春日潛行是哀,睹物傷懷還是哀,最后,不辨南北更是極度哀傷的表現。“哀”字籠罩全篇,沉郁頓挫,意境深邈。
  詩的結構,從時間上說,是從眼前翻到回憶,又從回憶回到現實。從感情上說,首先寫哀,觸類傷情,無事不哀;哀極而樂,回憶李、楊極度佚樂的腐朽生活;又樂極生悲,把亡國的哀慟推向高潮。這不僅寫出“樂”與“哀”的因果關系,也造成了強烈的對比效果,以樂襯哀,今昔對照,更好地突出詩人難以抑止的哀愁,造成結構上的波折跌宕,紆曲有致。文筆則發斂抑揚,極開闔變化之妙,“其詞氣如百金戰馬,注坡驀澗,如履平地,得詩人之遺法”(見魏慶之《詩人玉屑》卷十四)。  
(張燕瑾)
------------------------------------
  【鶴注】此至德二載春日,公陷賊中作。長安朱雀街東,有流水屈曲,謂之曲江。此地在秦為宜春苑,在漢為樂游園。開元疏鑿,遂為勝境,其南有紫云樓、笑蓉苑,其西有杏園、慈恩寺。江側菰蒲蔥翠,柳陰四合,碧波紅蕖,依映可愛。黃生曰:詩意本哀貴妃,不敢斥言,故借江頭行幸處標為題目耳。

  少陵野老吞聲哭①,春日潛行曲江曲②。江頭宮殿鎖千門③,細柳新蒲為誰綠④。

  (此見曲江蕭條而作也。首段有故宮離黍之感。曰吞聲、曰潛行,恐賊知也。曰鎖門、曰誰綠,無人跡矣。)

  ①【錢箋】程大昌《雍錄》:少陵原,在長安縣西南四十里。宣帝陵在杜陵縣,許后葬杜陵南園。師古曰:即今所謂小陵者也,去杜陵十八里。【朱注】他書俱作少陵,杜甫家在焉,故自稱杜陵老,亦曰少陵也。《恨賦》:“莫不飲恨而吞聲。”②《韓非子》:張孟談曰:“臣試潛行而出。”③隋煬帝詩:“三月三日向江頭。”《后漢·順帝紀》:修飾宮殿。王筠詩:“千門皆閉夜何央。”④枚乘賦:“吁嗟細柳。”謝靈運詩:“新蒲含紫茸。”

  憶昔霓旌下南苑①,苑中萬物生顏色②。昭陽殿里第一人③,同輦隨君侍君側④。輦前才人帶弓箭⑤,白馬嚼嚙黃金勒⑥。翻身向天仰射云⑦,一笑正墜雙飛翼⑧。

  (此憶貴妃游苑事,極言盛時之樂。苑中生色,佳麗多也。昭陽第一,寵特專也。同輦侍君,受之篤也。射禽供笑,宮人獻媚也。)

  ①《高唐賦》:“蜺為旌,翠為蓋。”《兩都賦》:“虹旃霓旌。”《雍錄》:曲江在都城東南,其南即芙蓉苑,故名南苑。②宋之問詩:“苑中落花掃還合。”古樂府:“萬物生光輝。”陸機詩:“灼灼美顏色。”③《漢書》:飛燕立為皇后,寵少衰。女弟絕幸,為昭儀,居昭陽殿。唐注:李白詩:“宮中誰第一,飛燕在昭陽。”亦指楊妃也。④《漢書》:成帝游于后庭,欲與班婕好同輦。《莊子》:“謦欬吾君之側。”一句中曰同,曰隨,曰侍,似乎重復。楊慎曰:古人文辭有不厭鄭重者。《詩》云:“昭明有融,高朗令終。”《易》曰:“明辨晰也。”《左傳》曰:“遠哉遙遙。”宋玉賦:“旦為朝云。”古樂府:“暮不夜歸。”邯鄲淳碑:“丘墓起墳。”《后漢書》:“食不充糧。”在今人則以為復矣。⑤《舊唐書·百官志》:內官,才人七人,正四品。曹植《七啟》:“亦將有才人妙妓。”《搜神記》:李楚賓帶弓箭游獵。⑥何遜詩:“柘彈隋珠丸,白馬黃金勒。”《明皇雜錄》:上幸華清宮,貴妃姊妹各購名馬,以黃金為銜勒,阮籍《亢父賦》:“被害嚼嚙。”⑦曹植詩:“翻身上京。”《謝氏詩源》:更贏善射,能仰射入云中,以一囊系箭頭而射,名曰鎖云。《杜臆》:上云仰射,則一箭不待言矣。⑧一笑,指貴妃。下文明眸皓齒,就笑容言。宋玉《好色賦》:“嫣然一笑。”潘岳《射雉賦》:“昔賈氏之如皋,始解顏于一箭。”《隋書》:長孫晟射雕,一發雙貫。潘尼詩:“舉戈落雙飛。”張九齡詩:“欲寄雙飛翼。”

  明眸皓齒今何在①?血污游魂歸不得②。清渭東流劍閣深③,去住彼此無消息④。人生有情淚沾臆⑤,江草江花豈終極⑥。黃昏胡騎塵滿城⑦,欲往城南望城北⑧。

  (此慨馬嵬西狩事,深致亂后之悲。妃子游魂,明皇幸劍,死別生離極矣。江草江花,觸目增愁,城南城北,心亂目迷也。此章,四句起,下二段各八句。)

  ①曹植《洛神賦》:“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②吳均詩:“血污秦王衣。”《易》:“游魂為變。”《唐·后妃傳》:安祿山反,以誅國忠為名。及西幸,過馬嵬,陳玄禮等以天下計誅國忠。已死,軍不解,帝遣力士問故,曰:“禍本尚在。”帝不得已,與妃訣,引而去,縊路祠下。《唐國史補》:玄宗幸蜀,至馬嵬驛,縊貴妃于佛堂梨樹之前。《太真外傳》:妃死,瘞于西郭之外一里許道北坎下,時年三十八歲。【錢箋】帝由便橋渡渭,自咸陽望馬嵬而西,由武功入大散關、河也、劍閣,以達成都。③《西證賦》:北有清渭濁徑,《山海經注》:渭水出隴西首陽縣烏鼠同穴山。左思《蜀都賦》:“緣以劍閣。”注:“劍閣,谷名,自蜀通漢中道。”④蔡琰《笳曲》:“去住兩情兮難具陳。”虞羲詩:“君去無消息。”⑤陶潛詩:“人生似幻化。”謝朓詩:“有情知望鄉。”樂府:“拾得楊花淚沾臆。”⑥江頭花草豈終極乎,蓋望長安之興復也。梁簡文帝詩,“江花玉面而兩相似。”曹植詩:”天地無終極。”⑦《淮南子》:“薄于虞泉,是謂黃昏。”《前漢·周勃傳》:“擊胡騎平城下。”⑧原注:“甫家居城南。”【朱注】陸游《筆記》:“欲往城南忘城北”,言迷惑避死,不能記其南北也。荊公集句兩篇,皆作望城北,蓋傳本偶異耳。北人謂向為望,欲往城南乃向北,亦不能記南北之意。曹植《吁嗟篇》:“當南而更北,謂東而反西。”古樂府:“戰城南,死郭北。”王嗣奭曰:曲江頭,乃帝與貴妃平日游幸之所,故有宮殿。公追溯亂根,自貴妃始,故此詩直述其寵幸宴游,而終之以血污游魂,深刺之以為后鑒也。

  “清渭東流劍閣深”,唐注謂托諷玄、肅二宗。朱注辟之云:肅宗由彭原至靈武,與渭水無涉。朱又云:渭水,杜公陷賊所見。劍閣,玄宗適蜀所經。去住彼此,言身在長安,不知蜀道消息也。今按:此說亦非,上文方言馬嵬賜死事,不應下句突接長安。考馬嵬驛,在京兆府興平縣,渭水自隴西而來,經過興平,蓋楊妃藁葬渭濱,上皇巡行劍閣,是去住西東,兩無消息也。唯單復注,合于此旨。

  蘇轍曰:杜陷賊詩,有《哀江頭》詩,予愛其詞氣,若百金戰馬,注坡驀澗,如履平地,得禱人之遺法。如白樂天詩詞甚工,然拙于紀事,寸步不遺,猶恐失之,所以望老扯之藩垣而不及也。

  潘氏《杜詩博議》云:趙次公注引蘇黃門,嘗謂其侄在進云:《哀江頭》即《長恨歌》也。《長恨歌》費數百言而后成,杜言太真被寵,只“昭陽殿里第一人”足矣。言從幸,只“白馬嚼嚙黃金勒”足矣。言馬嵬之死,只“血污游魂歸不得”足矣。按黃門此論,上言詩法繁簡不同耳,但《長恨歌》本因《長恨傳》而作,公安得預知其事而為之興哀。《北征》詩“不聞殷夏衰,中自誅褒妲”,公方以貴妃之死,卜國家中興,豈應于此詩為天長地久之恨乎?

  《迂叟詩話》:唐曲江,開元天寶間旁有殿宇,安史亂后,其地盡廢。文宗覽杜甫詩云:“江頭宮殿鎖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因建紫云樓、落霞亭,歲時賜宴,又詔百司于兩岸建亭館焉。

  黃生曰:此詩半露半含,若悲若諷。天寶之亂,實楊氏之禍階,杜公身事明皇,既不可直陳,又不敢曲諱,如此用筆,淺深極為合宜。又曰:善述事者,但舉一事,而眾端可以包括,使人自得其于言外,若纖悉備記,文愈繁而味愈短矣。《長恨歌》今古膾炙,而《衷江頭》無稱焉,雅音之不諧俗耳如此。
-----------仇兆鰲 《杜詩詳注》-----------

杜甫

杜甫(712年—770年),字子美,漢族,本襄陽人,后徙河南鞏縣。自號少陵野老,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與另兩位詩人李商隱杜牧即“小李杜”區別,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杜甫也常被稱為“老杜”。

杜甫在中國古典詩歌中的影響非常深遠,被后人稱為“詩圣”,他的詩被稱為“詩史”。后世稱其杜拾遺、杜工部,也稱他杜少陵、杜草堂。

杜甫創作了《春望》《北征》《三吏》《三別》等名作。乾元二年(759年)杜甫棄官入川,雖然躲避了戰亂,生活相對安定,但仍然心系蒼生,胸懷國事。雖然杜甫是個現實主義詩人,但他也有狂放不羈的一面,從其名作《飲中八仙歌》不難看出杜甫的豪氣干云。

杜甫的思想核心是儒家的仁政思想,他有“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宏偉抱負。杜甫雖然在世時名聲并不顯赫,但后來聲名遠播,對中國文學和日本文學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杜甫共有約1500首詩歌被保留了下來,大多集于《杜工部集》。

推薦詩詞

巴西聞收宮闕,送班司馬入京(唐·杜甫)

聞道收宗廟,鳴鑾自陜歸。
傾都看黃屋,正殿引朱衣。
劍外春天遠,巴西敕使稀。
念君經世亂,匹馬向王畿。

群盜至今日,先朝忝從臣。
嘆君能戀主,久客羨歸秦。
黃閣長司諫,丹墀有故人。
向來論社稷,為話涕沾巾。

春水(唐·杜甫)

三月桃花浪,江流復舊痕。朝來沒沙尾,碧色動柴門。
接縷垂芳餌,連筒灌小園。已添無數鳥,爭浴故相喧。

哀江頭(明·何白)

飛云渡口西風急,津吏停橈刺船立。
始陽公子方垂髫,掩抑依依向余泣。
為言阿父守南康,雙旌五馬爛生光。
寧知廉吏反成罪,諸孤藐爾身凄涼。
父昔驅車到公府,蒿目日詢民疾苦。
化行遠邇期月間,不圖遽坐中官禍。
中官榷稅來江州,譏征會斂深誅求。
大旗卓天天為愁,峨艦壓江江不流。
長江日高一丈五,傳呼奏樂頻撾鼓。
于闐寶帶刻麒麟,大內金牌畫飛虎。
禿袖監奴紫繡衣,銳頭惡少青絲組。
長官俯首不敢言,何況區區商與賈。
左右爛用水衡錢,夜椎肥牛朝擊鮮。
張弓挾彈仰天射,鳥飛不近潯陽天。
游徼關頭弛巡邏,忽傳商客偷關過。
駕風遠逐到南康,中流鞬斷官船破。
十人失水九人墮,飛濤適值長鯨餓。
水中叫援呼州民,州民舉酒翻相賀。
貂珰見說生狂嗔,自謂奉書因國課。
璽書統轄及守臣,有事守臣當我佐。
州民袖手誰使然?民之兇獷誰之故?父謂爾珰勿怒嗔,爾
曹腰領無容剉。
關津有地稅有經,越境猶然黷泉貨。
而曹之死天死之,豈得吾民有連坐。
貂珰捶床怒不止,謗牘蜚誣抗明旨。
御批緹騎出燕京,檻車夜達南康城。
南康城外合城內,江水湯湯流哭聲。
錦衣索錢動盈萬,橐垂何以供充盈。
母憐此別異南北,誓愿相隨同死生。
父云一身尚難保,豈能攜汝增伶俜。
夜闌掩泣已憔悴,阿父據床方假寐。
燭輝無焰雨涔涔,阿母遂作無聊計。
開奩試檢約指環,挑燈更拾流銀髻。
半生椎發羞艷妝,貧女從來少珠翠。
離婁結束留枕函,與君稍佐長途費。
床前再拜相決絕,念妾笄年同結發。
只言偕老共苦辛,何期中道生離別。
臺前古鏡名盤龍,光與陰精應圓缺。
茱萸繡帶拂清輝,琉璃錯匣妝明月。
更有寶劍名純鉤,龍藻龜文炯明滅。
寒光歷落粲星辰,白虬糾結流霜雪。
愿得周防君子身,要見時危秉風節。
袖有一雙七寶囊,低垂四角同心結。
愿言分贈兩侍兒,薌澤芳情未消歇。
女兒未長兒尚孩,撫養宜均理無別。
桁上猶存蛺蝶裙,篋中尚有鴉頭襪。
君今遠道勉加餐,莫因死者生摧折。
生者不愧死有知,豈羨兩身同一穴。
叮嚀告父父豈知,夢里微聞語聲咽。
小兒抱頸女牽衣,絮泣漸低燈漸滅。
平明呼母唯空床,寧知阿母懸高梁。
阿父見母死,抆血裂中腸。
兒女見母死,恨不從母亡。
闔城聞母死,擗踴咸如狂。
中有但夫人,八十鬢發霜。
開我東閣廂,著我素羅裳。
倉皇備牲醴,命仆舁黃腸。
親為視殮含,三繞母尸傍。
抗聲慟為絕,陰霾四塞天無光。
錦衣敦迫難久俟,薄俸那能具行李。
父老吞聲為醵金,商略通衢置方匭。
閭閻士子納銀錢,村莊婦女投簪珥。
三日得環三百余,空城大小隨行車。
呼天遠徹一千里,道傍聞者咸嗟吁。
天王明圣臣當戮,詔發秋曹先系獄。
中山未白樂羊書,秦庭豈少包胥哭。
一物終回造化仁,六幽竟藉陽光燭。
不分生還見故鄉,驚看兒女錯成行。
短衫紫鳳半零落,小子呼爺能繞床。
夜闌秉燭獨疑夢,悲喜交并轉沉痛。
幾回呼母聞不聞,嘔血撫棺惟一慟。
孤臣九死輕一毛,天心未寤生何聊。
愁聞稅監益驕盜,豺狼滿道人蕭條。
每當素食漸無補,風霜只益臣心苦。
愿逐龍逢地下游,圣意中回臣得所。
一朝臥病絕復蘇,之死猶呼臣有負。
我聞此語空咿憂,古來釀禍寧無由。
未論遠鑒漢唐事,得不哀痛汪王劉。
憶昔肅皇興楚澨,啟沃君臣同一轍。
刑馀只合供掃除,豈得預參藩鎮列。
江南安枕七十年,忍見今時更騷屑。
吳公吳公君莫悲,臣能盡忠妻盡節。
千秋正氣塞乾坤,為雷為霆有余烈。
忠魂儻拜永陵云,應抱遺弓淚成血。

夏日李公見訪(唐·杜甫)

遠林暑氣薄,公子過我游。貧居類村塢,僻近城南樓。
帝舍頗淳樸,所愿亦易求。隔屋喚西家,借問有酒不。
墻頭過濁醪,展席俯長流。清風左右至,客意已驚秋。
巢多眾鳥斗,葉密鳴蟬稠。苦道此物聒,孰謂吾廬幽。
水花晚色靜,庶足充淹留。預恐尊中盡,更起為君謀。

憶少年·年時酒伴(宋·曹組)

年時酒伴,年時去處,年時春色。清明又近也,卻天涯為客。念過眼、光陰難再得。想前歡、盡成陳跡。登臨恨無語,把闌干暗拍。

偶吟(唐·白居易)

人生變改故無窮,昔是朝官今野翁。
久寄形于朱紫內,漸抽身入蕙荷中。
[荷衣、蕙帶皆楚詞也。]
無情水任方圓器,不系舟隨去住風。
猶有鱸魚莼菜興,來春或擬往江東。

早春南征寄洛中諸友(宋·歐陽修)

楚色窮千里,行人何苦賒。
芳林逢旅雁,候館噪山鴉。
春入河邊草,花開水上槎。
東風一樽酒,新歲獨思家。

春詞(唐·常建)

階下草猶短,墻頭梨花白。
織女高樓上,停梭顧行客。
聞君在何所,青鳥舒錦翮。

祝英臺近 晚春(宋·辛棄疾)

寶釵分,桃葉渡,煙柳暗南浦。怕上層樓,十日九風雨。斷腸片片飛紅,都無人管,更誰勸、啼鶯聲住?
鬢邊覷,試把花卜歸期,才簪又重數。羅帳燈昏,哽咽夢中語: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卻不解、帶將愁去。

殷其雷(先秦·詩經)

殷其雷,在南山之陽。
何斯違斯,莫敢或遑?
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殷其雷,在南山之側。
何斯違斯,莫敢遑息?
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殷其雷,在南山之下。
何斯違斯,莫或遑處?
振振君子,歸哉歸哉!

相關作者
[唐] 李白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又號“謫仙人”,是唐代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被后人譽為...
[唐] 張九齡
張九齡(678年—740年)字子壽,一名博物,謚文獻。漢族,唐朝韶州曲江(今廣東省韶關市)人,世稱“...
[南北朝] 謝靈運
謝靈運(385年—433年),原名公義,字靈運,以字行于世,小名客兒,世稱謝客。南北朝時期杰出的詩人...
[宋] 陸游
陸游(1125年—1210年),字務觀,號放翁,漢族,越州山陰(今紹興)人,南宋文學家、史學家、愛國...
[魏晉] 曹植
曹植(192年-232年12月27日),字子建,沛國譙縣(今安徽省亳州市)人,生于東武陽(今山東莘縣...
[唐] 宋之問
[魏晉] 陸機
陸機(261年-303年),字士衡,吳郡吳縣(今江蘇蘇州)人。西晉著名文學家、書法家。出身吳郡陸氏,...
[南北朝] 謝朓
謝朓(464—499),字玄暉,漢族,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縣)人。南朝齊杰出的山水詩人,出身高門士族...
[唐] 唐玄宗
李隆基(685年9月8日—762年5月3日),即唐玄宗,先天元年(712年)至天寶十五年(756年)...
[南北朝] 吳均
吳均(469~520年),字叔庠,南朝梁文學家、史學家,吳興故鄣(今浙江安吉)人。出身貧寒,性格耿直...
[魏晉] 蔡琰
蔡琰,字文姬,又字昭姬。生卒年不詳。東漢陳留郡圉縣(今河南開封杞縣)人,東漢大文學家蔡邕的女兒。初嫁...
[魏晉] 潘岳
潘安(247年―300年),即潘岳,字安仁。河南中牟人。西晉著名文學家、政治家,潘安之名始于杜甫《花...
[魏晉] 阮籍
阮籍(210年—263年),三國時期魏國詩人。字嗣宗。陳留(今屬河南)尉氏人。竹林七賢之一。曾任步兵...
[魏晉] 左思
左思(約250~305),字太沖,齊國臨淄(今山東淄博)人。西晉著名文學家,其《三都賦》頗被當時稱頌...
[南北朝] 何遜
南朝梁詩人,字仲言,東海郯(今山東省蘭陵縣長城鎮)人,何承天曾孫,宋員外郎何翼孫,齊太尉中軍參軍何詢...
[唐] 拾得
[宋] 蘇轍
蘇轍(1039年3月18日—1112年10月25日),字子由,一字同叔,晚號潁濱遺老,眉州眉山(今屬...
[明] 楊慎
楊慎(1488年12月8日—1559年8月8日),字用修,初號月溪、升庵,又號逸史氏、博南山人、洞天...
[宋] 程大昌
[宋] 楊氏
[宋] 李唐
[先秦] 宋玉
宋玉(約公元前298年-約公元前222年),又名子淵,譽為中國古代十大美男,崇尚老莊,戰國時期鄢(今...
[宋] 才人
[明] 唐肅
[宋] 王該
[宋] 種放
[明] 潘氏
相關詩詞
pk10最牛稳赚模式4码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