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

[唐] 李煜
轉燭飄蓬一夢歸,
欲尋陳跡悵人非,
天教心愿與身違。

待月池臺空逝水,
蔭花樓閣謾斜暉,
登臨不惜更沾衣。
【注釋】:
(一題馮延巳作)

1.轉燭:風吹燭火.這里比喻世事變換無常.飄蓬:漂泊不定的蓬草.比喻人生漂泊不定.
2.陳跡:以往的痕跡.悵:惆悵,懊惱.
3.蔭花:別作"映花".蔭:遮擋.謾,別作"漫".彌漫,隨意.

本詞別說馮延嗣作.從風格和詞意上看,應該是后主入宋后的作品.
人生如同風中的燭火蓬草,漂泊不定,身不由己,再美好也只不過是一場夢罷了.想找尋舊日的痕跡,卻已是物是人非,徒增傷感.上天注定了自己這一生,現實總是與心愿想違.天教凄涼,是天底下最深的無奈.
下片以景寫情.樓臺待月而空逝水,如同詞人內心有所待而不可得.心懷期待卻終歸成空.道出的是無可奈何的失落.樓閣蔭花又漫斜暉,夕陽西下樓閣慘淡,如同內心的凄涼衰敗.登樓遠望,面對此情此景,悔恨,惆悵,一并涌上心頭,任憑淚水浸濕了衣襟.

本詞打破上片狀景下片寫情的常規.開篇先抒發身世飄零身不由己的感嘆,而后借景寫情,傷心人眼中,萬物皆有情.皆有了傷感與無奈.一個空字,一個漫字,寫出的不僅是目中之景,更是心中之情之痛.天教心愿與身違,白話中,透出的是詞人心中抑郁已久的,對上天對命運的吶喊.

李煜

李煜(937年8月15日―978年8月13日),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初名從嘉,字重光,號鐘隱、蓮峰居士,漢族,生于金陵(今南京),祖籍彭城(今江蘇徐州銅山區),南唐最后一位國君。

北宋建隆二年(961年),李煜繼位,尊宋為正統,歲貢以保平安。開寶四年(971年)十月,宋太祖滅南漢,李煜去除唐號,改稱“江南國主”。次年,貶損儀制,撤去金陵臺殿鴟吻以示尊奉宋廷。開寶八年(975年),李煜兵敗降宋,被俘至汴京(今河南開封),授右千牛衛上將軍,封違命侯。太平興國三年(978年)七月七日,李煜死于汴京,追贈太師,追封吳王。世稱南唐后主、李后主。

李煜精書法、工繪畫、通音律,詩文均有一定造詣,尤以詞的成就最高。李煜的詞,繼承了晚唐以來溫庭筠韋莊等花間派詞人的傳統,又受李璟、馮延巳等的影響,語言明快、形象生動、用情真摯,風格鮮明,其亡國后詞作更是題材廣闊,含意深沉,在晚唐五代詞中別樹一幟,對后世詞壇影響深遠。

推薦詩詞

集賢賓·小樓深巷狂游遍(宋·柳永)

小樓深巷狂游遍,羅綺成叢。就中堪人屬意,最是蟲蟲。
有畫難描雅態,無花可比
芳容。幾回飲散良宵永,鴛衾暖、鳳枕香濃。算得人間天
上,惟有兩心同。近來云
雨忽西東。誚惱損情悰。縱然偷期暗會,長是匆匆
。爭似和鳴偕老,免教斂
翠啼紅。眼前時、暫疏歡宴,盟言在、更莫忡忡。待作真
個宅院,方信有初終。

宿王昌齡隱居(唐·常建)

清溪深不測,隱處唯孤云。松際露微月,清光猶為君。
茅亭宿花影,藥院滋苔紋。余亦謝時去,西山鸞鶴群。

春(宋·無名氏)

帝里春光似酒濃,管弦聲里萬花紅。
熙熙和氣皇州滿,都在乾坤橐籥里。

浪淘沙·目送楚云空(宋·幼卿)

目送楚云空。前事無蹤。謾留遺恨鎖眉峰。自是荷花開較晚,孤負東風。客館嘆飄蓬。聚散匆匆。揚鞭那忍驟花驄。望斷斜陽人不見,滿袖啼紅。

裴給事宅白牡丹(一作裴潾詩)(唐·盧綸)

長安豪貴惜春殘,爭玩街西紫牡丹。
別有玉盤承露冷,無人起就月中看。

入若耶溪(南北朝·王籍)

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
陰霞生遠岫,陽景逐回流。
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
此地動歸念,長年悲倦游。

璇璣圖(南北朝·蘇蕙)

琴清流楚激弦商秦曲發聲悲摧藏音和詠思惟空堂心憂增慕懷慘傷仁
芳廊東步階西游王姿淑窈窕伯邵南周風興自后妃荒經離所懷嘆嗟智
蘭休桃林陰翳桑懷歸思廣河女衛鄭楚樊厲節中闈淫遐曠路傷中情懷
凋翔飛燕巢雙鳩土迤逶路遐志詠歌長嘆不能奮飛妄清幃房君無家德
茂流泉清水激揚眷頎其人碩興齊商雙發歌我袞衣想華飾容朗鏡明圣
熙長君思悲好仇舊蕤葳桀翠榮曜流華觀冶容為誰感英曜珠光紛葩虞
陽愁嘆發容摧傷鄉悲情我感傷情征宮羽同聲相追所多思感誰為榮唐
春方殊離仁君榮身苦惟艱生患多殷憂纏情將如何欽蒼穹誓終篤志貞
墻禽心濱均深身加懷憂是嬰藻文繁虎龍寧自感思岑形熒城榮明庭妙
面伯改漢物日我兼思何漫漫榮曜華雕旌孜孜傷情幽未猶傾茍難闈顯
殊在者之品潤乎愁苦艱是丁麗壯觀飾容側君在時巖在炎在不受亂華
意誠惑步育浸集悴我生何冤充顏曜繡衣夢想勞形峻慎盛戒義消作重
感故昵飄施愆殃少章時桑詩端無終始詩仁顏貞寒嵯深興后姬源人榮
故遺親飄生思愆精徽盛醫風比平始璇情賢喪物歲峨慮漸孽班禍讒章
新舊聞離天罪辜神恨昭盛興作蘇心璣明別改知識深微至嬖女因奸臣
霜廢遠微地積何遐微業孟鹿麗氏詩圖顯行華終凋淵察大趙婕所佞賢
水故離隔德怨因幽元傾宣鳴辭理興義怨士容始松重遠伐氏好恃兇惟
齊君殊喬貴其備曠悼思傷懷日往感年衰念是舊愆涯禍用飛辭恣害圣
潔子我木平根當遠嘆水感悲思憂遠勞情誰為獨居經在昭燕輦極我配
志惟同誰均難苦離戚戚情哀慕歲殊嘆時賤女懷歡網防青實漢驕忠英
清新衾陰勻尋辛鳳知我者誰世異浮寄傾鄙賤何如羅萌青生成盈貞皇
純貞志一專所當麟沙流頹逝異浮沉華英翳曜潛陽林西昭景薄榆桑倫
望微精感通明神龍馳若然倏逝惟時年殊白日西移光滋愚讒漫頑兇匹
誰云浮寄身輕飛昭虧不盈無倏必盛有衰無日不陂流蒙謙退休孝慈離
思輝光飭桀殊文德離忠體一達心意志殊憤激何施電疑危遠家和雍飄
想群離散妾孤遺懷儀容仰俯榮華麗飾身將無誰為逝容節敦貞淑思浮
懷悲哀聲殊乖分圣貲何情憂感惟哀志節上通神祇推持所貞記自恭江
所春傷應翔雁歸皇辭成者作體下遺葑菲采者無差生從是敬孝為基湘
親剛柔有女為賤人房幽處己憫微身長路悲曠感生民梁山殊塞隔河津

賓之初筵(先秦·詩經)

賓之初筵,左右秩秩,籩豆有楚,殽核維旅。
酒既和旨,飲酒孔偕,鐘鼓既設,舉酬逸逸。
大侯既抗,弓矢斯張,射夫既同,獻爾發功。
發彼有的,以祈爾爵。

籥舞笙鼓,樂既和奏,烝衎烈祖,以洽白禮。
百禮既至,有壬有林,錫爾純嘏,子孫其湛。
其湛曰樂,各奏爾能,賓載手仇,室人入又。
酌彼康爵,以奏爾時。

賓之初筵,溫聞其恭,其未醉止,威儀反反。
曰既醉止,威儀幡幡,舍其坐遷,屢舞僊僊。
其未醉止,威儀抑抑,曰醉既止,威儀怭怭。
是曰既醉,不知其秩。

賓既醉止,載號載呶,亂我籩豆,屢舞僛僛。
是曰既醉,不知其郵,側弁其俄,屢舞傞傞。
既醉而出,并受其福,醉而不出,是謂伐德。
飲酒孔嘉,維其令儀。

凡此飲酒,或醉或否,既立之監,或佐之史。
彼醉不臧,不醉反恥,式勿從謂,無俾大怠。
匪言勿言,匪由勿語,由醉之言,俾出童羖。
三爵不識,矧敢多又。

劍客(唐·賈島)

十年磨一劍,
霜刃未曾試。
今日把示君,
誰有不平事。

春日與裴迪過新昌里訪呂逸人不遇(唐·王維)

桃源一向絕風塵,柳市南頭訪隱淪。
到門不敢題凡鳥,看竹何須問主人。
城上青山如屋里,東家流水入西鄰。
閉戶著書多歲月,種松皆老作龍鱗。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pk10最牛稳赚模式4码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