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江紅·點火櫻桃

[宋] 辛棄疾
點火櫻桃,照一架、荼蘼如雪。春正好,見龍孫穿破,紫苔蒼壁。乳燕引雛飛力弱,流鶯喚友嬌聲怯。問春歸、不肯帶愁歸,腸千結。
層樓望,春山疊;家何在?煙波隔。把古今遺恨,向他誰說?蝴蝶不傳千里夢,子規叫斷三更月。聽聲聲、枕上勸人歸,歸難得。
【注釋】:

  ①詞由暮春而發思鄉之念。上片以描摹春色為主,春色雖好而將歸;春帶愁來,卻不帶將愁去,把愁留在人心里。下片由春愁而鄉愁,是家國千里之愁,無人可訴之愁,鄉夢難成之愁。結拍子規啼月,抒有家難歸之愁。詞人層層推進,多方烘托,思鄉之愁寫來既熾烈纏綿,又含蓄深沉。
  ②“點火”兩句:似火櫻桃,如雪荼■〈艸縻〉,映輝斗艷。荼■〈艸縻〉(túmí涂迷):亦稱酴醿,以色似酴醿酒而名。落葉小灌木,春末夏初開白花。一架:荼■〈艸縻〉枝細長而攀緣,立架以扶,故稱一架。
  ③“春正好”兩句:言春色正濃,喜見春筍破土而出。龍孫:竹筍的別名。紫苔蒼壁:長滿青紫色苔鮮的土階。
  ④“乳燕”兩句:描摹燕飛鶯歌情景。乳燕引雛:母燕引著雛燕試飛。流鶯喚友:黃鶯呼叫伴侶。
  ⑤“問春”兩句:春帶愁來,不帶愁去,令人傷懷。趙德莊《鵲橋仙》詞:“春愁元自逐春來,卻不肯隨春歸去。”稼軒《祝英臺近》詞:“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卻不解帶將愁去。”腸千結:以千結形容愁腸難解。
  ⑥“層樓”四句:登樓望家國,有層山疊水相隔。
  ⑦“把古今”兩句:謂古今家國之恨,向誰傾訴。
  ⑧“蝴蝶”兩句:鄉夢難成,惟聞子規啼月。此反用唐人崔涂《春夕》詩意:“蝴蝶夢中家萬里,杜鵑枝上月三更。”蝴蝶夢:莊子夢見自己化為蝴蝶,后人遂以蝴蝶稱夢。參見前《念奴嬌》(“為沽美酒過溪來”)注③。子規:亦名杜鵑,見前《浣溪沙》(“細聽春山杜宇啼”)注②。按:崔詩指杜鵑花,辛詞指杜鵑鳥。
  ⑨“聽聲聲”兩句:杜鵑聲聲勸歸,人卻難以歸去。
-----------轉自“羲皇上人的博客”-----------
這首詞的寫作年代已無法考證,也沒有其他材料可供參閱,但從這首詞的意境推測,可能是他中年政治失意后的思歸之作。全詞的中心是寫詞人因春歸而想家的悲涼情緒,它以春景為媒介,充分體現了自家身世和國家命運都很悲慘的感嘆,是一首飽含政治色彩的上乘之作。它之所以流傳下來,為人所喜歡,不僅在于它飽含深情厚意,更在于作者在寫詞時不是枯燥地、直通通地訴說,而在生動鮮活的意境描寫中創造了幽遠深邃的抒情境界。
上片即景傷春 。詞人的藝術觸覺是十分敏銳的:他既欣賞江南之春的美好,又痛惜江南之春的不久長。
在他的筆下,暮春的景致是何等地使人眼花瞭亂!“點火櫻桃,照一架、荼如雪”二句,猶如彩色影片的特寫鏡頭 ,園林之中燦爛的春色被推到讀者的眼前。
一株株櫻桃,碩果累累,紅得像著了火;一架荼正盛開著白雪般的花朵,與火焰般的櫻桃交相輝映,整個園林紅妝素裹,分外嬌艷 。“春正好”是一句簡潔深情的贊語。春天好,好就好在生機勃勃。春筍穿破了長滿青苔的土階,蓬勃地向上生長;春燕牽引著初產的幼雛,在緩緩地飛翔;流鶯呼朋引伴,嬌音恰恰,就像奏響了一首首春之抒情曲 。⋯⋯可是好景不長,恰如前人的名句“開到荼花事了”所標示的,高潮一過,春姑娘就要回去了,想挽留也挽留不住。也許正是因為預感到春之短暫,乳燕才飛得沒有興致,其翱翔之力“弱”了下來;那些自在的流鶯,也因此而歌聲不暢,它們的啼音竟然使人有“怯”的感覺。燕之“弱”,鶯之“怯”,其實都是詞人感傷春天心理的外化。讀者切莫責怪這位曾經叱咤風云的英雄人物怎么會沾染上小兒女的傷春感懷,辛棄疾這里別有滿腹心事。對于一個政治理想落空、在現實生活中屢受挫折的人來說,春歸豈不是象征著希望破滅!自然景觀的變化和季節的無情推移 ,牽動了詞人滿懷的愁恨,于是他向春天發出了怨憤之語 :“問春歸、不肯帶愁歸,腸千結 。”這三句與作者的名篇《祝英臺近·晚春》的結拍“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卻不解、帶將愁去 ”,用語和含義都很相似,只是這里語調更為急促,意思更為直截了當一些。作者似在對空呼喊道:千愁萬恨,都是你春天給引出來的;如今你自個兒走得利索,卻把愁留給人不管了,你可知我已經愁腸千結,無法解開!這一串怨春之語,無理之極,然而有情之極 ,“腸千結”三字,尤能夸張地表達出詞人抑郁不堪的煩亂心緒。
詞的下片,具體而細致地抒寫這被春天觸動的愁和恨。換頭的四個三字句 :“層樓望,春山疊;家何在?煙波隔 。”承“腸千結”一句而來,點明詞人內心所郁積的,并不是春花秋月的哀愁,而是懷念家山的深沉悲痛。詞人登高樓而遠望家鄉,無奈千重萬疊的春山遮斷了雙眼,茫茫無邊的煙波阻隔了歸路。這春山、這煙波 ,象征祖國的分裂,象征政局的險惡,象征詞人執著追求的抗金恢復大業所遇到的無數艱難險阻!接下來“把古今遺恨,向他誰說”二句,愁懷浩渺,語意悲愴,英雄的孤獨感拂拂生于紙面。所謂“古今遺恨”,按字面之義自然是指從古至今的恨事,但懷古是為了傷今,因而這里的“古今 ”,偏重于指“今 ”。今之恨 ,莫過于中原淪陷、祖國分裂之恨。
由此可見,這兩句是向人們說明:詞人之“恨”的內容,決非一般文人士大夫風花雪月的小恨,而是深沉悲痛的家國大恨;而詞人為雪此大恨而奮斗,響應都寥寥無幾,此恨幾乎無處可以傾訴,這又是自己滿腔愁恨之更深一層者!緊接“蝴蝶”二句,化用唐人崔涂的“蝴蝶夢中家萬里,子規枝上月三更”一聯而變其意 。《莊子》上說,莊周夢見自己化為蝴蝶。后來文人就將做夢稱為“蝴蝶夢 ”。千里夢,指自己的想家夢 。子規的叫聲像是在說“不如歸去 ”。這兩句,是就情造境的哀婉之筆,以深夜不寐的痛苦情景,來將上文所抒寫的內容進一步向廣闊的時空延伸。一個“不傳”,一個“叫斷”,是點鐵成金之語,使得這兩句比崔涂原詩更為凄切地表達出思家念遠之悲。還須指出的是,從作者的生平、思想及上文的“古今遺恨”等來綜合判斷,這里的所謂思家,不是思念其江南地區的寓所,而是思念遠在北方金人統治之下的山東濟南老家。全闋的結拍云 :“聽聲聲、枕上勸人歸,歸難得 。”“聲聲”,承“子規叫斷”而來,可謂善于呼應,構鎖嚴密 。“勸人歸,歸難得”二語,修辭學上稱為“頂真格 ”,其作用在于文氣貫通地傾瀉自己的苦痛之懷。這里以情語結束,但由于與前面的形象描寫相聯系,并且語意真摯感人,所以這個結尾仍然富有韻味,令人對這位愛國志士有家難歸的痛楚油然而生共鳴之感。
辛棄疾的政治抒情詞,就表達方式而言,可分為直抒與曲達兩種。所謂直抒,是指張口暢談,議論之聲滔滔不絕,悲壯之情 ,慷慨豪邁之志,全盤托出,沒有半點含蓄,從不憑借外物 ,不依靠比興等手法。
所謂曲達,是指心里有急切想說的話,但考慮到自己處境險惡,不敢將心中所想原原本本地暢快淋漓地說出來,而是憑借花鳥山水來抒發自己的憂憤。本詞就是屬于后類。

辛棄疾

辛棄疾(1140年5月28日-1207年10月3日),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號稼軒,山東東路濟南府歷城縣(今濟南市歷城區遙墻鎮四鳳閘村)人。南宋豪放派詞人、將領,有“詞中之龍”之稱。與蘇軾合稱“蘇辛”,與李清照并稱“濟南二安”。

辛棄疾生于金國,少年抗金歸宋,曾任江西安撫使、福建安撫使等職。著有《美芹十論》、《九議》,條陳戰守之策。由于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不合,后被彈劾落職,退隱山居。開禧北伐前后,相繼被起用為紹興知府、鎮江知府、樞密都承旨等職。開禧三年(1207年),辛棄疾病逝,年六十八。后贈少師,謚號“忠敏”。

辛棄疾一生以恢復為志,以功業自許,卻命運多舛、備受排擠、壯志難酬。但他恢復中原的愛國信念始終沒有動搖,而是把滿腔激情和對國家興亡、民族命運的關切、憂慮,全部寄寓于詞作之中。其詞藝術風格多樣,以豪放為主,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其詞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典故入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當時執政者的屈辱求和頗多譴責;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現存詞六百多首,有詞集《稼軒長短句》等傳世。

推薦詩詞

賀新郎 送胡邦衡待制(宋·張元干)

夢繞神州路。悵秋風、連營畫角,故宮離黍。底事昆侖傾砥柱。九地黃流亂注。聚萬落、千村狐兔。天意從來高難問,況人情、老易悲如許。更南浦,送君去。
涼生岸柳催殘暑。耿斜河、疏星淡月,斷云微度。萬里江山知何處。回首對床夜語。雁不到、書成誰與。目盡青天懷今古,肯兒曹、恩怨相爾汝。舉大白,聽金縷。

鷓鴣天 徐衡仲惠琴不受(宋·辛棄疾)

千丈陰崖百丈溪。孤桐枝上鳳偏宜。
玉音落落雖難合,橫理庚庚定自奇。
人散后,月明時。試彈幽憤淚空垂。
不如卻付騷人手,留和南風解慍詩。

示周續之祖企謝景夷三郎(魏晉·陶淵明)

負疴頹簷下,終日無一欣。
藥石有時閑,念我意中人。
相去不尋常,道路邈何因。
周生述孔業,祖謝響然臻。
道喪向千載,今朝復斯聞。
馬隊非講肆,校書亦已勤。
老夫有所愛,思與爾為鄰。
愿言誨諸子,從我潁水濱。

東都望幸(唐·章碣)

懶修珠翠上高臺,眉月連娟恨不開。
縱使東巡也無益,君王自領美人來。

玉樓春 戲賦云山(宋·辛棄疾)

何人半夜推山去。四面浮云猜是汝。
常時相對兩三峰,走遍溪頭無覓處。
西風瞥起云橫度。忽見東南天一柱。
老僧拍手笑相夸,且喜青山依舊住。

三絕句(唐·杜甫)

前年渝州殺刺史,今年開州殺刺史。
群盜相隨劇虎狼,食人更肯留妻子。

二十一家同入蜀,惟殘一人出駱谷。
自說二女嚙臂時,回頭卻向秦云哭。

殿前兵馬雖驍雄,縱暴略與羌渾同。
聞道殺人漢水上,婦女多在官軍中。

八六子·倚危亭(宋·秦觀)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盡還生。念柳外青驄別后,水邊紅袂分時,愴然暗驚。
無端天與娉婷。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怎奈向、歡娛漸隨流水,素弦聲斷,翠綃香減,那堪片片飛花弄晚,蒙蒙殘雨籠晴。正銷凝。黃鸝又啼數聲。

長江二首(唐·杜甫)

眾水會涪萬,瞿塘爭一門。朝宗人共挹,盜賊爾誰尊。
孤石隱如馬,高蘿垂飲猿。歸心異波浪,何事即飛翻。

浩浩終不息,乃知東極臨。眾流歸海意,萬國奉君心。
色借瀟湘闊,聲驅滟滪深。未辭添霧雨,接上遇衣襟。

燕子磯(清·施閏章)

絕壁寒云外,孤亭落照間。
六朝流水急,終古白鷗閑。
樹暗江城雨,天青吳楚山。
磯頭誰把釣?向夕未知還。

古詩十九首(漢·漢無名氏)

東城高且長,
逶迤自相屬。
回風動地起,
秋草萋已綠。
四時更變化,
歲暮一何速!
晨風懷苦心,
蟋蟀傷局促。
蕩滌放情志,
何為自結束!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pk10最牛稳赚模式4码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