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樓春

[宋] 李清照
紅酥肯放瓊苞碎,探著南枝開遍未。
不知醞藉幾多香,但見包藏無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悶損闌干愁不倚。
要來小酌便來休,未必明朝風不起。
分類標簽: 描寫梅花
作品賞析
【注釋】:
這是一首著名的詠梅詞。傲立霜雪,一枝獨秀的梅花是歷來文人墨客的吟誦對象,特別是宋代詠梅詞更多 ,其中能盡得梅花神韻的上乘之作卻并不多見。
清照的這首《玉樓春》當屬其中的嬌嬌者,不僅寫活了梅花,而且活畫出賞梅者雖愁悶卻仍禁不住要賞梅的矛盾心態。
首句以“紅酥”比擬梅花花瓣宛如紅色凝脂,以“瓊苞”形容梅花花苞美好,都抓住了梅花特征,用語準確 ,“肯放瓊苞碎”者,是對“含苞未放”的巧妙說法。用詞新巧 ,顯示了詞人獨出心裁的創造性。
上片皆從此句生發。“探著南枝開遍未”,便是宛轉說出梅花未盡開放。初唐時李嶠《梅》詩云 :“大庚斂寒光,南枝獨早芳 。”張方注 :“大庚嶺上梅,南枝落,北枝開。”如今對南枝之花還須問開遍未”,則梅枝上多尚含苞,宛然可知。三、四兩句“不知醞藉幾多香,但見包藏無限意”,是對偶句,仍寫未放之花,“醞藉 ”、“包藏”,點明此意。而“幾多香”、“無限意 ”,寫梅花盛開后所發的幽香、所呈的意態,精神飽滿,慧思獨運。
詞上片主要寫之情態,下片寫轉賞梅之人 。“道人”是作者的自稱,意為學道之人。“憔悴”和“悶”、“愁”,講李清照的外貌與內心情狀,“春窗”和“闌干”交代客觀環境,表明她當時困頓在窗下,愁悶煞人,連闌干都懶得去倚。這是一幅名門閨婦的春愁圖。
不寫梅花的盛開,卻由含苞直跳到將敗,這是詠梅的奇筆,寫賞梅卻先道自己的憔悴和愁悶,這是賞梅之妙想。反映了她自己“挼盡梅花無好意,贏得滿衣清淚 ”(《清平樂》)的心態。此詞蓋作于晚年流落江南之后反常寫法恰好能傳達出當時正常的心態。雖然心境不佳,但梅花還是要賞的,所以“要來小酌便來休,未必明朝風不起”“休”字在這里是語助詞,含罷、了的意思。這是作者心中的話:想要來飲酒賞梅的話便來罷,等到明天說不定要起風了呢!此句隱含著莫錯過大好時機且舉杯遣懷的意味。
詠物寄志,或詠物抒情是古詠物詩的兩大格調。清照詞是詠物抒情詩中的上品,這首詠梅詩盡得梅花之詩,也盡似詞人之情,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相關詩詞
1
[宋]
李清照

《清平樂·年年雪里》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
挼盡梅花無好意,贏得滿衣清淚。
展開全文
今年海角天涯,蕭蕭兩鬢生華。
看取晚來風勢,故應難看梅花。
收起
頂部
pk10最牛稳赚模式4码算法